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UN步兵营战事(56)张宝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江阴新闻网编辑部 时间:2019-01-07

推荐相关文章:

菲军方称马拉维市战事将结束阿菲军方称马拉维市战事将结束

□ 王 昆
  此时,二号哨位作为整个UN HOUSE制高点的特殊地理优势,瞬间凸显出来。在哨位西侧和垛口之间的狭小角落可以清晰地看到冲突双方,坦克和重机枪的交火声震耳欲聋。潘维征在这一刻之前,还从没想到自己能亲眼看见热兵器短兵相接的场面。
  因为身处村落,政府军装甲车辆的优势被极大限制;加之没有步兵配合,反而成为反政府步兵狼群战术的盘中餐。
  反政府军士兵以轻武器射击装甲车辆为诱饵,数个40火箭筒手在最佳射击位置隐蔽,只要政府军装甲车辆一出现,后果可想而知。
  不到两小时,政府军1辆坦克、2辆装甲车被全部击毁,车载重机和单兵武器被抢掠一空,乘员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反政府军全部烧死在车内。交战双方在2号哨位北侧一线反复争夺,战斗异常激烈。
  10日,步兵一连三排排长杜希林一整天都在2号哨位。
  这是一处制高点,可以清晰地观察双方的交火情况,却也十分危险。
  约晚上8点,政府军一个排的步兵在2辆坦克和2辆装甲车的配合下,向反政府武装阵地发起进攻。推进到距杜希林哨位400米左右的时候,反政府军用火箭筒击毁了政府军1辆坦克、2辆装甲车,并把乘员全部杀死。
  随后,政府军1辆坦克、2辆装甲车和1辆装有重机枪的皮卡车发起攻击。反政府军的5名士兵进入距离杜希林大概200米的一幢房屋内躲避。政府军用轻、重机枪将那幢房子和里面的人彻底打烂,大量反政府军人员企图进入位于UN HOUSE营区内的1号难民营。
  就在这时,一发40火箭弹在2号哨位上空五六米处飞过,落进难民营内轰然爆炸,炸死、炸伤了多名难民。其间,10余发流弹打到了2号哨位正北面的墙上,1发子弹正好击中哨位观察点旁的铁栅栏,当时杜希林和班长宋文强正在那里观察战场情况。幸亏有铁栅栏,否则流弹就一定伤及他们。
  整个过程中,杜希林他们都蹲伏着观察着交火双方的一举一动。虽然非常危险,却为决策指挥提供了最实时的情报。战斗场面僵持了一段时间后,15号哨位附近又发生激烈交火。
  杜希林观察到3辆坦克与2辆装甲车,由2号哨位向5号哨位飞快突进。等他在2号哨位报告完情况,坦克已经突进到3号哨位。不到1分钟,报话机传达,105号步战车就出事了。
  一声剧烈的爆炸把驾驶员于明彬震得头晕眼花。两个耳朵嗡嗡作响,同时感觉到车辆被猛烈地掀动。随之而来的巨大冲击波伴随着呛人的硝烟通过车内前后通道涌进驾驶室,瞬间把顶部的舱盖冲击开。
  此时,还稍为清醒的他,迅速意识到步战车遭到了炮火袭击,于是疾呼:“快!下车!”
  一声刺耳的嘶鸣之后,轰的一声巨响……
  庄一鸣眼睁睁地看着不远处的步战车升起滚滚浓烟,第一反应就是——“战友被袭击了!”
  庄一鸣冲刺般奔向受伤的战车。十几米,那短短的十几米,仿佛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生命如此的遥远……
  战车已经裂开,受伤的战友血淋淋地蜷缩在大火熊熊的战车里。
  “快救人!”战车散发着滚滚浓烟,庄一鸣大声呼叫附近战友。战斗还在激烈地持续。为防止二次爆炸,必须快速将伤员转移,灭火。
  首先跌落步战车舱门的,是下士李磊。他伤得很重,已经没了意识,小腹中弹处高高鼓起。庄一鸣用双手去堵,但根本堵不住,鲜血一直往外流淌。
  “兄弟,别睡!千万不能睡!”庄一鸣一边给他包扎,一边呼喊着。一声接着一声,庄一鸣含着泪,每过四五秒就呼喊战友一次,直到把他送上车。他心痛地看到,因伤势严重,李磊完全失去了知觉,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声呻吟。歪坐在步战车炮位上的上士杨树鹏,整个右臀部完全血肉模糊,可以看见森森白骨,骨肉间还不停地流出鲜红的血。

菲军方称马拉维市战事将结束阿里布达年记

  据新华社马尼拉5月29日电 菲律宾武装部队发言人雷斯蒂图托·帕迪利亚29日说,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在菲棉兰老岛马拉维市的激战已造成至少98人死亡,战事将很快结束。
  在当天菲武装部队和政府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帕迪利亚说,除个别区域外,军方已几乎控制马拉维市。目前仍有必要对个别区域进行空袭,以确保清剿全部武装分子。
  菲总统发言人埃内斯托·阿贝拉在记者会上说,目前已有18名军警在战斗中阵亡,另有19名平民丧生,反政府武装方面有61人被击毙,连日来的战斗还造成近6万人逃离家园。


网友评论:

江阴新闻网 mbtdiscountuk.com Inc. xml html

Copyright © 2017-2018 创阳网络 江阴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mbtdiscountuk.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