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UN步兵营战事(11)沙皇亚历山大一世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江阴新闻网编辑部 时间:2019-01-13

推荐相关文章:

UN步兵营战事(56)张宝UN步兵营战事(56)

菲军方称马拉维市战事将结束阿菲军方称马拉维市战事将结束

□ 王 昆
  长巡途中最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在阿若多检查站。傍晚时分,头顶还是艳阳高照,远远望去,天地相接之处,白云却不知何时被染成了黑色,千丝万缕的水线,如一道珠帘,将天地连接在一起,斜斜地挂在天边,随风飘动。顷刻之间,猛烈的风夹杂着水汽沙尘从远处疾驰而来,树木被压弯了腰,“披头散发”,飞鸟也落荒而逃,天边的黑云以压城之势滚滚而至,紧接着暴雨就从头顶砸了下来。闪电在乌云中穿梭,响起阵阵山崩地裂之声,天上的河如同决了口,河水飞流直下,肆意地拍打着滚烫的大地,不一会儿,地上的水就汇聚到一块儿,在红色的土地上冲出一条条小溪,激起一层水雾。当你还在震惊于自然的伟力时,这幕剧却又在高潮之时戛然而止了,暴雨悄悄谢幕,乌云匆匆离场,烈日重回天空,几片没来得及退场的云被烧得通红,拨云见日,放出万道霞光,地表的水一会儿就被烤干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只有地上一条条冲沟证明了这场雨曾经来过。道路泥泞不堪,陈三东指挥官兵们停下来,在一处废弃村落露营。
  晚上8时许,“乒乒”,不远处突然传来枪响,子弹从营地侧上方嗖嗖飞过。“有情况!”陈三东迅速布置前出哨兵,官兵们按照应急预案迅速反应,子弹全部上膛做好了战斗准备。据哨兵观察报告,在宿营点西北侧三四百米远处有3名武装分子边走边朝营地偏右方向射击了5发子弹。按照联合国交战规则,长巡分队立即向其喊话,表明联合国部队身份和立场,并向其发出再向维和部队开枪就还击的警告。
  阿若多检查站距离朱巴市区30公里,坐落于山谷之中,周围地势较高,道路狭窄难行,且道路两侧密布灌木藤蔓,极便于隐蔽。就在长巡队喊话之后,隐藏在附近的“苏人解”士兵从树林中蹿出,各个荷枪实弹,迅速会集到检查站处。见此情况,联络官照例前出进行交涉,而此时,官兵们已做好战斗准备,并通过车体的观察孔密切注视着事态的进展。经过大约一个半小时的僵持,检查站指挥官最终同意中国士兵继续前进,但是也明确地表示对于接下来可能遭遇的情况他们不负有任何责任。就这样,中国步兵们艰难地通过了第一个检查站。
  检查站里刚刚剑拔弩张的枪响犹在耳畔,一阵颠簸就把二连连长迟大鹏的思绪拉回了眼前的现实之中。从阿波可至苏马诺村,道路为硬质沙土路,路面沟坑遍布、支离破碎,大小河谷不计其数,且只有两座小桥通行,其他均起伏难行,车速更是难以超过10千米每小时。几乎每经过一个大的河谷,水车都会因为动力不足而爬不上坡,只能采用牵引的方式进行拖拽,整整用了6个小时,车队才走完这50公里的路程!
  傍晚时分,车队抵达苏马诺村附近,为确保行车安全,长巡分队只能在这里进行临时宿营,第二天一早再出发。苏马诺村的村民们得知中国士兵来到了这里,在村长詹那苏的带领下,来到部队的宿营点。从詹那苏口中得知,苏马诺村经常遭受不明武装分子的侵扰,家里的牛羊、地里的庄稼时常会被掠夺一空。他们非常希望能够得到中国军人的帮助,并且希望维和部队能多到当地进行武装巡逻,保护他们的安全。在安抚了他们的情绪后,陈三东副营长向他们保证,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改善这里的状况。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长巡车队又踏上了征程。路过苏马诺村临近的乌立扬村时,路边已会集了十几名村民,他们一边向中国军人挥手致意,一边在口中不断喊着:“Thank you!Thank you!”队员们打开步战车顶盖,向他们敬礼致意。车队渐行渐远,回头看,他们依然没有散去。

UN步兵营战事(56)张宝

□ 王 昆
  此时,二号哨位作为整个UN HOUSE制高点的特殊地理优势,瞬间凸显出来。在哨位西侧和垛口之间的狭小角落可以清晰地看到冲突双方,坦克和重机枪的交火声震耳欲聋。潘维征在这一刻之前,还从没想到自己能亲眼看见热兵器短兵相接的场面。
  因为身处村落,政府军装甲车辆的优势被极大限制;加之没有步兵配合,反而成为反政府步兵狼群战术的盘中餐。
  反政府军士兵以轻武器射击装甲车辆为诱饵,数个40火箭筒手在最佳射击位置隐蔽,只要政府军装甲车辆一出现,后果可想而知。
  不到两小时,政府军1辆坦克、2辆装甲车被全部击毁,车载重机和单兵武器被抢掠一空,乘员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反政府军全部烧死在车内。交战双方在2号哨位北侧一线反复争夺,战斗异常激烈。
  10日,步兵一连三排排长杜希林一整天都在2号哨位。
  这是一处制高点,可以清晰地观察双方的交火情况,却也十分危险。
  约晚上8点,政府军一个排的步兵在2辆坦克和2辆装甲车的配合下,向反政府武装阵地发起进攻。推进到距杜希林哨位400米左右的时候,反政府军用火箭筒击毁了政府军1辆坦克、2辆装甲车,并把乘员全部杀死。
  随后,政府军1辆坦克、2辆装甲车和1辆装有重机枪的皮卡车发起攻击。反政府军的5名士兵进入距离杜希林大概200米的一幢房屋内躲避。政府军用轻、重机枪将那幢房子和里面的人彻底打烂,大量反政府军人员企图进入位于UN HOUSE营区内的1号难民营。
  就在这时,一发40火箭弹在2号哨位上空五六米处飞过,落进难民营内轰然爆炸,炸死、炸伤了多名难民。其间,10余发流弹打到了2号哨位正北面的墙上,1发子弹正好击中哨位观察点旁的铁栅栏,当时杜希林和班长宋文强正在那里观察战场情况。幸亏有铁栅栏,否则流弹就一定伤及他们。
  整个过程中,杜希林他们都蹲伏着观察着交火双方的一举一动。虽然非常危险,却为决策指挥提供了最实时的情报。战斗场面僵持了一段时间后,15号哨位附近又发生激烈交火。
  杜希林观察到3辆坦克与2辆装甲车,由2号哨位向5号哨位飞快突进。等他在2号哨位报告完情况,坦克已经突进到3号哨位。不到1分钟,报话机传达,105号步战车就出事了。
  一声剧烈的爆炸把驾驶员于明彬震得头晕眼花。两个耳朵嗡嗡作响,同时感觉到车辆被猛烈地掀动。随之而来的巨大冲击波伴随着呛人的硝烟通过车内前后通道涌进驾驶室,瞬间把顶部的舱盖冲击开。
  此时,还稍为清醒的他,迅速意识到步战车遭到了炮火袭击,于是疾呼:“快!下车!”
  一声刺耳的嘶鸣之后,轰的一声巨响……
  庄一鸣眼睁睁地看着不远处的步战车升起滚滚浓烟,第一反应就是——“战友被袭击了!”
  庄一鸣冲刺般奔向受伤的战车。十几米,那短短的十几米,仿佛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生命如此的遥远……
  战车已经裂开,受伤的战友血淋淋地蜷缩在大火熊熊的战车里。
  “快救人!”战车散发着滚滚浓烟,庄一鸣大声呼叫附近战友。战斗还在激烈地持续。为防止二次爆炸,必须快速将伤员转移,灭火。
  首先跌落步战车舱门的,是下士李磊。他伤得很重,已经没了意识,小腹中弹处高高鼓起。庄一鸣用双手去堵,但根本堵不住,鲜血一直往外流淌。
  “兄弟,别睡!千万不能睡!”庄一鸣一边给他包扎,一边呼喊着。一声接着一声,庄一鸣含着泪,每过四五秒就呼喊战友一次,直到把他送上车。他心痛地看到,因伤势严重,李磊完全失去了知觉,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声呻吟。歪坐在步战车炮位上的上士杨树鹏,整个右臀部完全血肉模糊,可以看见森森白骨,骨肉间还不停地流出鲜红的血。


网友评论:

江阴新闻网 mbtdiscountuk.com Inc. xml html

Copyright © 2017-2018 创阳网络 江阴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mbtdiscountuk.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