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最美退役军人演绎军人芳华人妻日记圣诞之夜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江阴新闻网编辑部 时间:2019-05-30

推荐相关文章:

军人的模样黑执事同人h今天我讲述三个故事,与大家分享我眼中中国军人的模样。 2016年12月,我申请对猎鹰突击队“魔鬼周”进行直播报道,武警部队的答复是:同意,但记者必须以特别队员的身份编入大队。猎鹰突击队曾是新闻采访的禁区,关于“猎鹰”为数不多的报道,更是勾起了我

韩国防部:朝韩非军事区发掘出韩国防部 朝韩非军事区发掘出疑似韩军人完整遗骸nbspnbsp中新网5月17日电。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韩国国防部16日表示,在朝韩非军事区箭头高地南侧地区进行基

□ 本报通讯员 张学智 彭学明

上海市宝山区信访办副主任艾进新对红叶情有独钟。

他说,作为一名退役军人,即使我不能绽放英雄的花朵,也会用毕生追寻最美的颜色。

他曾是战斗英雄杜凤瑞所在部队的一名正团职军官。29年军旅生涯,他追寻着英雄的足迹历练成长,参加过多项实战演训任务。2010年,艾进新转业到信访战线工作。

脱下的是军装

留下的是军魂

艾进新说,面对来访的群众,只有心贴得上,结才能解得开。

转业到信访部门工作后,听懂会说上海话,成为艾进新工作面临的第一个障碍。一次,他接待了一位老大娘,因为听不懂上海话,老大娘又不会讲普通话,只能被其他同事替换出接待室。那天一下班,他就买来光碟,把学说上海话作为自己的必修课,晚上,他还专门收听电台的上海话节目。现在,他不但能听懂,还能说上几句。

这些年来,他年均接待来访群众150多人次,参与处置突发信访矛盾10多件。经过多年实践,他总结出“三透+情理”接待法,即“把上访人员诉求搞透,把现行政策吃透,把历史背景研究透,做到有情在理、于法周延”。

2018年夏天,他接待了一位身患残疾的艾滋病感染者。在了解信访人基本诉求、目前状况后,艾进新介绍了相关政策,并设计了一套合情合理的解决方案。

信访人非常感动地伸出双手,但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正准备把手收回去时,被艾进新一把握住。走出区信访联合接待大厅,信访人递上一根“红双喜”牌香烟,他毫不犹豫接过点上,并与信访人交上了朋友。

有一次,家住虹口某小区的何大娘找艾进新说,想把女儿及外甥女的户口迁入她所在的小区,一是好照顾她,二是方便小孩上学。但她在办理户口时发现,住房没有房产证户口迁不了。绝望之际,她来找政府。

艾进新接待后发现,何大娘所住的房子是上世纪80年代初,由当时的宝山县江湾公社4家企业集资建造的职工住房。宝山撤县改区时,4家企业集资建造的职工住房划入虹口行政区域。

为此,艾进新先到区档案馆查找当年的建房档案,又跑虹口区房管部门查资料,最后又到虹口区信访联席办协调,最终,何大娘房产证办理问题得以解决。

攻克信访难题

创造宝山经验

艾进新觉得,工作中的困难如前进路上的碉堡,攻坚克难是唯一的选择。

军人的模样黑执事同人h

今天我讲述三个故事,与大家分享我眼中中国军人的模样

2016年12月,我申请对猎鹰突击队“魔鬼周”进行直播报道,武警部队的答复是:同意,但记者必须以特别队员的身份编入大队。猎鹰突击队曾是新闻采访的禁区,关于“猎鹰”为数不多的报道,更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威猛、神秘、甚至有点“不食人间烟火”,这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直到见到队员王磊,特战队员的形象,才在我眼里逼真、鲜活起来。那时,他正抱着吉他练习《小情歌》,还求我拍段视频发给他的女朋友,妥妥的“暖男”形象。紧接着“魔鬼周”开始了:零下15度的耐寒训练,队员们在结满冰霜的帐篷里,整夜哆嗦着等待集合哨;负重60斤连续18个小时的山路奔袭,1名队员崴脚后无法站立,坚持着爬向了终点。“魔鬼周”第6天,我又见到了王磊。这天的“城市反恐”课目,子弹打得墙壁炸裂,四处横飞。王磊迅速向前冲去。突然,一片碎裂的砖块从他的右眼角处嗖地一下飞过,他瞬间满脸是血。还没等我和摄像跟过去,王磊就消失在烟雾中。直播过后我问他:“你伤那么重?为什么不处理一下?”他说:“怕流血,怎么能当猎鹰队员?”没错,这就是习主席亲自命名并授旗的特种部队,这就是国家级反恐精英的样子!在7天的“魔鬼周”训练中,我们进行了8个场次的移动直播,每场直播在线观看人数超过200万,总播放量突破1800万。让网友与现场同步,网络战线上的军事记者,就这样把这支国家级反恐部队展示给全国网友,告诉大家,有他们在,请人民放心。

#p#分页标题#e#

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南海舰队某登陆舰支队的班长李刚—这个左手小指只剩一截的老兵,讲起自己断指的事时异常平静。当新兵时随舰出海,遇到大风浪,他正拎着物资爬铁梯,突然军舰一晃,脚下一滑,扶梯子的左手小指卡进了缝隙中,当时就揪掉了两截手指。忍着剧痛,李刚把柴油桶送到战位。此后,每次休假回家李刚就多了个心事:他要么把左手插进口袋,要么小心翼翼地蜷着左手,就连吃饭也不端碗,趴在桌上赶紧扒拉两口就走。家人并没有察觉,还以为这是李刚在部队养成的吃饭快的习惯。直到6年后,一次李刚在家里帮老母亲洗衣服,母亲看到儿子断指的手,赶紧揉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得知情况后,老母亲心疼地捧着儿子的手哭了。李刚对记者说:“当兵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哪天打起仗来,还要拼命呢!”这个老兵,连牺牲都不怕,却怕亲人的担忧和心疼。

第三个故事,发生在与天相接的西藏高原。

2017年2月,我跟同事王玉踏上“新春走军营”的报道之路。三天的跋涉,跨越3000多公里,我们终于来到位于西藏山南军分区无名湖哨所的脚下。海拔4520米的无名湖哨所,一年内有大半年大雪封山,车行不通,而唯一的一条垂直高度不足一公里的山路,杂草碎石、悬崖冰瀑,我们竟爬了5个多小时。一路上,我一直劝说护送我们上山的陈班长戴上手套,防止被枯枝划伤。他反倒乐呵呵地把手举到我面前说:“你看,伤疤这么多,不差这几个!”你,见过高原战士的手吗?这是一双褶皱深刻、皮肤粗糙、连指甲都渗着紫黑色的手。这双手,与他们20出头的年纪极不相称,却给了我们最坚强的后盾和最温暖的力量。爬到哨所,我见到来自广东的战士黄训伦,这个21岁的小伙子清楚地记得那天是自己离家的第451天,当我把镜头对准他时,他用粤语说了一段非常动情的话。这段粤语告白被我们发布到了抖音快手平台,瞬间播放量突破600万,又经人民日报微信转发,让更多人认识了这个坚韧又温柔的广东战士。此行,让我成为10年间第一位登上无名湖的女记者,带着满满的感动与自豪,我写下了文章《再见,抑或再也不见,你都是我铭刻在心的英雄》,并刊登在了2018年2月18日《解放军报》头版。谨以此文,感谢每一名驻守边防的战士,你们站在那里,就是祖国的界碑!

在高原、在大漠、在边疆、在远洋,在一个个你看不见的地方,军人选择孤独、舍弃,是因为他们先选择了忠诚、担当!以身许国终无悔,这,就是中国军人的模样

(作者单位: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网络部)



网友评论:

江阴新闻网 mbtdiscountuk.com Inc. xml html

Copyright © 2017-2018 创阳网络 江阴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mbtdiscountuk.com

Top